黑曜*白夜 ~

兔啾啾:

十分抱歉,但是之前的本宣被屏蔽了,只好重发了……

 

更多详细内容请看宣图,文字版只放出较为重要的信息。

 

刊名:《一日情人服务》

作者:兔啾啾

CP:all金

试阅地址:第一章   终章


售价:本子65元,特典25元

 

注1:番外仅在本子中收录,不在网上公放。

注2:每本会免费赠送一个随机徽章和两张明信片。

 

预售时间:3.17晚八点-4.17晚24

预售地址:见下方说明第二条

 

几点说明:

 

1.本子的名字

由于TB目前管理比较严格,本子的名字容易被和谐,因此在次元Tomo的TB店里,本子叫“兔啾啾私人定制”(……),点进去之后,宝贝的标题是:兔啾啾/凹凸世界/all金/兔啾啾私人定制。这就是《一日情人服务》的本子。

 

2.预售地址

由于大量从其他页面的链接进入淘宝购买的订单会被判定虚假交易,所以不能直接给出本子的地址,要稍微麻烦一点点0v0


①手机购买,需要在次元TOMO的店铺里找到“上新”的宝贝,是3月17日,名字叫“兔啾啾私人订制”,地址:手机TB链接


电脑购买,需要先收藏店铺,店铺名为“次元TOMO二次元作品定制服务”,收藏后在收藏夹中查看店铺,在“即将上架”中可以看到本子~地址:电脑TB链接


3.支持微信或QQ付款

微信付款请加wx号:jiumijiumitu(名字叫啾咪啾咪兔)

QQ付款请加QQ号:3172616735(名字叫兔啾啾)

请备注信息:购买本子

注1:微信和QQ付款没有特典。

注2:3.17晚八点预售开始之后,才会开始帮忙代拍,除本子费用外还有邮费。

注3:不可能时时在线,所以消息回复慢的时候还请见谅!

 

4.热度抽奖

在Lofter的热度(喜欢、推荐、转载)中抽取一人赠送本子+全套特典,热度每过1000,会追加一个名额,如:

1-999热度,抽一人;

1000-1999热度,抽两人;

以此类推,往上追加,不设上限。

 

5.通贩和CP贩售

预售结束后,过一段时间会在TB上重新挂上链接贩卖余本。

五月的CP22,不出意外应该会有现场贩售。

 

6.特典说明

预售前30可免费获赠全套特典:7个Q版人物徽章+2张明信片。

②全套特典限购100套,25元一套。

③无论赠送或购买,每个ID仅限一套特典,拍两套及以上,该ID所拍到的特典全部作废。

④未拍到特典的本子将赠送1个随机Q版人物徽章+2张明信片。

预售前30和加购100套不可同时拍下,否则订单会被作废!即便申请退款或关闭订单也会被作废的,请务必注意这一点!

 

7.本子只在次元TOMO贩售,其他店铺均为盗印。



STAFF

封面:童君 @好好努力童 

封设:阿凉 @做一只可爱的鬼 

插图:浠 @オルトスのお嫁さん 

特典:童君 @好好努力童 

校对:南烛

设计:次元TOMO @次元TOMO 

代理工作室:次元TOMO

 


有任何问题欢迎给我私信!

 

另外再提醒一遍:

 

1.资金不足的姑娘可以通过给这条lo点热度(喜欢、推荐、转载)的方式参与抽奖,就有可能会免费获赠本子和全套特典~

 

2.预售前30和加购100套不可同时拍下,否则订单会被作废!即便申请退款或关闭订单也会被作废的,请务必注意这一点!

【Gloria】all27(重生梗)

章五

铃——

纲吉还闭着眼睛,伸手在床头柜上摸了摸,一把把闹铃关上了。

奈奈打开房门进来,见纲吉还蒙在被子里睡,就笑:“纲吉平时起得挺早的,今天家庭教师要来了,反而不想起呢。”

家庭教师?!!

本来迷迷瞪瞪还想睡的纲吉被这消息激的醒了大半,着急着翻起来,撞在了床头柜上。这一下把纲吉完全撞醒了,想起来昨天因为听到Reborn要来的消息,紧张地大半夜才睡着,现在起不来了。纲吉晃晃头,直起身,在奈奈的帮助下很快的穿好衣服。其实纲吉自己穿也可以,不过这样快一点,毕竟他看不见,只能用手去摸衣服的正反。

纲吉下楼时小心翼翼,但还是不可避免的一脚踩空,摔了下去,四脚朝天。

“ciao”

黑皮鞋踩在地上发出轻微的哒哒声,配合着婴儿特有的稚嫩却又清脆的问好声传到纲吉的耳朵里,本来因为摔下楼梯有些懵的纲吉立马清醒了。

“我是你的家庭教师Reborn,从今天开始就由我来指导你的一切学习。”

纲吉艰难的爬起来,找准了发声的方向,低下头迟疑地问“家庭教师?”

“是的,从今天开始我会一直在你身边教导你的一切,直到你成为出色的黑手党第十代首领。”听Reborn这么说,纲吉放下心来,这几年来他最担心的不过是家庭教师这件事,现在他是一个瞎子,而不是原来那个全身完好的废柴纲。他可从没见过哪个家族会让一个瞎子当首领,也许因为眼睛的问题,九代爷爷去找了别人,那么他有可能一生都无法见到他的导师,这让他难过了很久,即使他也曾想,如果他没有成为首领,没有把他的伙伴们牵扯进来,也许他的伙伴们就不需要经历危险与里世界的黑暗,在他这样想的同时,他也想通了,即使他没有把伙伴们牵扯进来,他们也会遇到危险,也许那危险很小,他也不能忍受,不如顺其自然,只要自己保护好他们就好。不过在这之前,与Reborn成为师生关系是第一步。

Reborn一直看着纲吉,自然没有错过纲吉在听到他介绍自己时脸上那掩饰不住的一丝怀念和放松,Reborn突然想起来彭格列情报部门对泽田纲吉的调查‘一个奇怪的瞎子’,彭格列情报部门的人还是第一次给出这么一个不确定的形容,Reborn甚至让他们重新调查了好几次,但派出去的人都无功而返,在Reborn问他们为什么不接近泽田纲吉以得到确切的答案时,那些人给Reborn的答案却都差不多‘每当偷偷接近泽田纲吉前,泽田纲吉都会像有所察觉一样,用看不见的眼睛盯着他们的位置,泽田纲吉身边也经常会有他的一群朋友,即使伪装成同学或路人接近,他的那些朋友总会在泽田纲吉有所察觉前发现他们,警觉的不让他们太过接近,有几次泽田纲吉跟一个东方美人长相的少年在一起,被派出去的人甚至直接那个黑发的少年打了一顿——毫无还手之力的’Reborn用别有深意的眼神看着纲吉自己慢腾腾的爬起来,读心术像是失灵了一样,Reborn没‘听’到任何心声,列恩不知为何躁动起来,在帽檐上绕了几圈爬到Reborn的肩膀上对着纲吉横着摇晃身体踩了踩脚,发出了吧唧吧唧的声音,Reborn略为惊奇地看向列恩——要知道列恩从来没有像这样想要吸引一个人的注意。这声音显然吸引了纲吉,他连敲门声都没注意到,他刚想说话,就被打断了。

“啊啦,你是哪家的孩子?”奈奈突然走出来,看见Reborn就问。

“你好,奈奈妈妈,我是纲的家庭教师Reborn。”Reborn对着奈奈敬了个绅士礼,拿出名片给奈奈看“我是家光的朋友,受家光的邀请来到这的。”

“哦,是吗”奈奈显然被Reborn的举动讨好了,她没半点怀疑的相信了,捂着嘴笑起来“那么纲吉就拜托Reborn君了。”说完,奈奈转身去开门。

“阿姨早上好。”

“奈奈夫人早上好。”站在门口的是山本武和草壁哲矢。

“啊啦,是山本君和草壁君呢。早上好,你们是来找纲吉的吧,进来吧。”奈奈转身进了厨房。

“阿纲,早上好。”山本一进门就看见站在地上的Reborn“你是谁家小孩?纲,是你弟弟吗?”

“他不是我弟弟,他叫Reborn,是我的家庭教师。”纲吉神色自若的介绍着,丝毫不觉得一个小婴儿给他当老师很羞耻,反而理所当然的接受了。

”哦,是吗,小鬼,你好呀。”山本毫不在意的打了个招呼“不过我们得走了,不然迟到了云雀会生气的。”

纲吉应了句好,转身大步走进厨房,在这过程中没有碰到任何东西,他像能看见一样,提上奈奈准备的便当和早餐走出来,在山本的帮助下很快穿好鞋,转头对已经站在门口的Reborn说“Reborn你和我一起走吗,妈妈给你准备的早餐我已经带上了。”

{警觉性挺强的}

Reborn丝毫不意外纲吉的警觉性,要不然那些情报部门的人就不会失手了,回了句“我跟你去学校”跳到纲吉头上坐了下来,列恩顺势爬到了纲吉的肩膀上。

“小鬼,这是你的蜥蜴吗?”山本忍不住问一句,纲吉也扭头‘看’过来。

“他叫列恩,记忆型变色蜥蜴,是我的搭档。”

山本伸手尝试着碰一下列恩,却被嫌弃的避开了,列恩又爬到了纲吉的另一个肩膀上,纲吉再次扭头对着它时,伸出舌头舔了舔纲吉的脸。

“看起来很喜欢阿纲呢。”

Reborn没有说话。列恩从来没有像这样亲近一个人,就连彩虹之子已亡的Boss——露西也没有这样亲近,顶多是在她碰触时不躲开,当露西想要把它捧在手上时却避开了,Reborn记得露西当时对着列恩说过一句莫名奇妙的话“果然不行呢,看来你真的很喜欢那孩子。”他询问露西什么意思,露西却略带调侃的说“你的搭档和你的品味一样。”Reborn不是傻子,露西有预言的能力,她这样说就一定是看到了什么,但Reborn没有再问。

“泽田大人,走路时请不要扭头对着别的地方。”草壁提醒了一句,虽然看不见路,但由于潜意识里脑袋对着的方向是要走的路,即使是盲人也会走偏。纲吉把脑袋摆正,却又像看到了什么一样,扭头把眼睛对准前方的一个拐弯处。

“好可爱的小婴儿,纲吉君是你的弟弟吗?”京子从拐角走了出来。

“不是哦,我是纲的家庭教师。”这次不等纲吉回答,Reborn先说。

“是吗,那你为什么穿西装呢?”

“因为我是黑手党呀。”Reborn毫不犹豫就回答了,也没有错过说到黑手党时山本的眼神闪了一下。

“听起来好酷呀。”京子笑起来,随即对着纲吉道:“纲吉君,哥哥现在还缠着你做拳击社顾问吗?”

“嗯--不过比之前每天问一遍好太多了。”纲吉有些苦恼。

“是吗,我明明告诉他不要不停的想让你加入拳击社,没想到他还是这样。”京子也有点无奈,她的哥哥在让纲吉加入拳击社这件事上意外的坚持,京子一边担心这给纲吉造成困扰,一边好气又好笑的看着自己的哥哥追着纲吉跑。

“没关系的,京子。”纲吉知道京子担心大哥给自己带来困扰,“我很高兴大哥坚持邀请我。”纲吉很高兴大哥无视自己眼睛的问题。

{那大概算得上骚扰了}草壁忍不住想。


一群人配合着纲吉走路的速度,快到的时候京子看了一下表,对纲吉说了一声,率先向校门跑过去,山本说了一声也跟着先跑了。快迟到了,不是谁都在云雀那有特权的,他们可不想被云雀抽上几柺子。京子险险的在云雀快到校门前跑进去,山本正好碰上云雀,躲了他两拐子跑了,云雀没理他逃跑,在门口教训迟到的学生。

草壁领着纲吉走过去,云雀对着纲吉说:“学校不允许外人进入。”话音未落,对着纲吉就抽了上去,速度快到草壁只能看见一道银光一闪。

纲吉往后踏了一步,刚躲过云雀的拐子,就急急地往旁边跳去,躲过云雀的第二道攻击。纲吉动作太剧烈,Reborn只能从纲吉头上下来,列恩早在主人动作前爬回了主人的帽檐上。

“锵——”

拐子和十手相撞,Reborn刚跳下来,云雀反手就攻了上去,列恩在半空中变成十手,挡住了云雀的拐子。

“恭弥?...”纲吉听得见,也大概猜出云雀在干嘛,不过还是有点茫然,忍不住叫了一声。

云雀收回手“小婴儿,你很强啊,有时间来比一场吧。”

“好呀。”Reborn答应了,“不过在这之前,我是纲的家庭教师呦。”

云雀扫了一眼纲吉,“你的话,的确配得上做他的家庭教师。”



【Gloria】all27(重生梗)

章四

并盛中有一个神奇的人物,这是并盛的学生都知道的事,这人神奇的地方在于:一,他是个瞎子。二,他人缘好。三,他与云雀恭弥关系好。

首先第一条就很奇怪了,一个瞎子,不在国家专门设置的残疾人学院上学,反而跑到并盛中和普通人一起上课,他能学到什么?据说是因为云雀以各种方式用自己的人将教育部高层掌控后,强行将这个瞎子留下来的,那这人与云雀恭弥的关系也就不言而喻了。

说到云雀恭弥,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狠”,这人在并盛提起来绝对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上至一百岁老头老太,下至三岁小屁孩,只要说到他,都忍不住打冷战,不管什么人,只要违反风纪或在他面前群聚的,都要被咬杀,也多亏了云雀,并盛的风气维持的一直很好。但如果光狠,云雀恭弥的人气还不会这么高,最重要的是他长得好;云雀恭弥是典型的东方美人脸,却丝毫不显女气,反而很帅,这大大增长了他的人气,但是云雀恭弥的狠让许多女生望而却步,再加上云雀恭弥本身孤傲,不愿与人相处的性格,让唯一能够呆在他身边的泽田纲吉更为神秘,但当事人泽田纲吉显然对此毫不知情。

中午的课铃刚打响,纲吉摸索着收拾好东西,准备和山本一起去吃饭,草壁就过来了“泽田大人。”

纲吉点点头,山本显然也习惯了云雀一顿不顿就叫纲吉去接待室,但还是有些不满,可看到纲吉带着些抱歉的望着他,这点不满就烟消云散了,伸手揉了揉纲吉的头,“明天再一起吃吧。”目送着纲吉离开。


纲吉慢腾腾走到接待室时,云雀还在批文件,见到纲吉熟门熟路的摸索着走到沙发前坐下来,不满的哼了一声,“太慢了。”

纲吉朝着声源处笑了笑,就拿出自己带的便当打开,“恭弥先来吃吧,正好妈妈今天做多了,但是恭弥得拿双筷子,这只有一双。”就在袋子里摸索着自己的筷子。

云雀起身,走到纲吉身边帮他把筷子拿出来,又拿了另一双筷子坐下,跟纲吉一起吃。纲吉因为眼睛问题,有的菜夹半天夹不到,云雀就把菜放到纲吉筷子底下,纲吉直接夹起来吃掉。

吃的整顿饭都没人说话,纲吉也不觉得气氛压抑,跟不同的人相处的方式都不同,如果跟云雀吃饭时他突然像山本那样跟纲吉边吃边聊,那才要把纲吉吓死。

吃完后云雀拉着纲吉起来走了走,消消食,就又去批文件了,纲吉听着笔在纸上发出的沙沙声,渐渐有了睡意,就那样坐着睡着了。


纲吉醒来的时候全身都暖洋洋的,感觉腰上和腿上有点重,有个什么东西放在那,却也格外暖和。因为刚醒来,纲吉的脑子还有点懵,下意识用手摸上去...

{好像是个人?}

“你还要摸到什么时候?”

“恭弥?”腿上趴着的的人突然出声把纲吉吓了一跳,有些疑惑地叫了一声。

云雀没理他,自顾自得爬起来把抱着纲吉腰的手也收回来。

云雀其实在纲吉醒来的时候就醒了,他不动也是想看看纲吉会做什么,只是没想到纲吉在他脸上乱摸。其实纲吉看不见,在没有视觉的情况下,只能用手去触摸,才能知道是什么。

“现在几点了?”纲吉对于云雀恭弥躺在他腿上睡觉没多大反应,倒是突然想起来自己还要上课,虽然上与不上没啥区别。

“已经放了。”云雀一下就明白了纲吉的意思,“我让草壁送你回去。”

“不用,”纲吉拒绝了,也不能老是麻烦草壁学长,草壁学长都快成为他的保姆了,“我自己回就行。”

云雀闻言也没说什么,转过身看了一眼纲吉,走到柜子边,把纲吉的导盲棍取了出来递到他手里,就又过去批文件。

“那我走了,明天见。”

云雀哼了一声算回答。


纲吉到家的时候已经没太阳了,残阳的一点余光洒在大地上,不过有没有太阳对纲吉来说都差不多,只不过是热一点还是冷一点的区别,不过令纲吉惊讶的是今天一路回来竟然没有遇见混混来找茬。平时因为云雀管理着并盛,感激云雀的,喜欢云雀的不少,讨厌云雀的更是有很多,但报复云雀的机会几乎没有,所以跟他最近的纲吉就遭了殃,平时云雀都让人跟着他,今天他拒绝了却没一个人找茬有点奇怪。{都快成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了}

“纲吉你回来啦!”奈奈高兴的迎过来,“妈妈今天收到一份家庭教师的信件哦,说明天就会来呢,是爸爸给纲吉请的呢。”

纲吉立马僵住了,“妈妈你说是…爸爸请的?”声音都有点颤。

“是呀,说明天就过来了。”奈奈依然兴高采烈的重复了一遍,丝毫没发现她儿子紧张。

纲吉石化了。

{妈的我都瞎了为什么还要请家庭教师!难道还要我当首领吗!让一个瞎子管彭格列?}

{明天我的黑暗生活就要开始了怎么办!!!}

{为什么还有点高兴?我是的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吗?!}



【Gloria】all27(重生梗)

章三

云雀处理完伤口后直接带纲吉去找管理员,让管理员在广播里通告。

没过几分钟家光和奈奈就火急火燎地赶了过来,一见到纲吉,奈奈就一把抱住纲吉,反复地抚摸纲吉的脑袋,用吓到有些发颤的声音,一遍一遍地跟纲吉说着对不起,安慰着纲吉。家光见到纲吉也一下放松下来,有些抱歉的摸摸纲吉的头发。他刚才差点就要动用留守在日本的彭格列人员去寻找纲吉。我们的傻爸爸显然非常在乎自己的宝贝儿子,为傻爸爸点个赞。

“没关系的妈妈,我还遇到了恭弥,是恭弥把我送到这儿的。”纲吉听出奈奈的害怕,连忙抬起头来说。

此时奈奈才注意到旁边一直面无表情看着他们的小孩。

“恭弥君,谢谢你带纲吉过来.”奈奈感激的握着云雀的手说。云雀摇摇头表示没关系。

“恭弥君带着纲吉过来,有没有跟家里人说?”奈奈看云雀大晚上的一个人把纲吉带过来,即使祭奠人多,也忍不住有点担心,就说道。

“我家里就我一个人。”云雀毫不在意的吐露自己的家里情况。

“是吗。”奈奈有点惊讶,但她没有多问,想了想又说“明天纲吉爸爸的上司也会过来,恭弥君明天有时间吗?可以来我们家吃饭吧。”

 “我明天有事。“云雀摇了摇头,虽然有点可惜,“要去另一边巡查。”

听到这句话,纲吉的眉毛抽了两下。

“是吗,那恭弥君有时间就给我打电话吧,我不在家就让纲吉招待你吧。”奈奈一点也不好奇恭弥嘴里的“巡查”是去干嘛,反而笑眯眯的说。

{如果只有云雀和纲吉两人,也不知道到底谁招待谁。}

第二天一大早奈奈就把纲吉叫醒了,这让纲吉到了机场还在打瞌睡。

九代目向来机场接他的家光招手,“这里,家光。”九代看了看奈奈,“这位就是家光的夫人吧,家光真是好福气,娶了一位这么漂亮的妻子。”

泽田家光忍不住用手摸头,好像夸他的妻子比夸他自己还高兴,嘿嘿的笑了两声。

“纲君,叫爷爷。”奈奈笑了一下,低下头,小声地对纲吉说。

纲吉抬起头来,努力的把目光对准九代,“爷爷。”

虽然知道纲吉看不见,可九代还是蹲下身来面对着纲吉“你好,纲吉君。”九代有些怜爱的摸了摸纲吉的脸颊,在征求纲吉的同意后,一直把纲吉抱回了泽田家。

九代目这次来日本显然不只是来度假。奈奈去做饭时,两个大男人就把纲吉自己放在院子里,到屋里秘密会谈去了。

纲吉就无聊地在院子里坐着,直到坐不住了,才站起来,一点一点地向前摸,直到抓到一根棍子,纲吉下意识以为这是门把手,完全忘记了九代把自己放到了草坪上。纲吉抓着“门把”往旁边使劲一拉,一头摔在了地上。

闻声赶来的九代和家光就看见纲吉默默地从地上爬起来,带着哭笑不得的表情摸了摸自己被撞疼的脑袋,站起来,拍了拍自己的屁股。那时,九代看见了在纲吉身周围包裹的一层温暖而强大的火焰,温柔地包裹在纲吉身周围,保护着纲吉。

九代目有些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接着缓步走近在家光怀里的纲吉,在食指上燃起了一束微弱的火焰点在纲吉的额头上。然后,有一个小手掌突然伸上来,抓住了九代的手指。

纲吉不敢置信地抓着点在脑袋上的手指,看着眼前的九代。

在九代目手指点上来前一刻,纲吉眼中黑暗的世界突然出现了一簇火焰,火焰的光晕像水波一样一层层扩散出去,再一层一层的扩散回来,重叠交织处出现了视野,纲吉在激动之下一把抓住了九代的手指,有些不敢置信地叫道“我看见了!”

“纲吉君,这是几?”九代把三根手指放在纲吉面前,晃了晃。

“三。”

家光震惊的望着这一幕,反应过来立马想要喊奈奈,却被九代目一把拦住了“再看看。”九代目摇了摇头说。

家光冷静下来,把纲吉抱到院子,让他依次识别,毕竟他们在纲吉还小时,就买了幼儿启蒙的盲人书,虽然纲吉表示就算不用盲人书我也认得。

没过几分钟,纲吉的眼睛再次看不见了;如此尝试了几次,发现火焰的确可以使纲吉的眼睛恢复,但坚持不了太久。

家光有点失望,九代目问纲吉“纲吉君,如果可以看见这个世界,但是之后也会因为这个世界痛苦,那你还想看见这个世界吗?”

纲吉毫不犹豫点点头“想!”

“是吗。”九代目也不惊讶,虽然没有封印火焰的力量,但还是控制了火焰的输出。

那天之后,九代目住了几天就走了,临别之时,九代目摸摸纲吉的头,亲了一下纲吉,便走了。纲吉的眼睛依然看不见,但当他努力燃起火焰时,纲吉便能看见,火焰消失,便又是黑暗。



【Gloria】all27(重生梗)

章二

纲吉蹲在人群中抱头,脑袋混乱了好久,然后站了起来。

周围全是黑暗,只有风吹过的柔软触感,和嘈杂的各种声音,即使再怎么睁大眼睛想要看见也没有丝毫光亮,只有一片黑暗,在这片黑暗里,周围的声音都变得模糊了。

{好可怕}

纲吉开始这样想,他向前伸出手,周围的路过的人都瞥了这个在路中央伸出手的奇怪的小孩一眼,但没有任何人停下来。

“额!”纲吉突然被奔跑着与同伴玩耍的一个小孩撞倒在地,那个小孩好像也没注意到纲吉,就这样跑走了。

纲吉被撞的一下摔到地上,胳膊肘蹭在地上的痛感让他的眼角带上了泪花。但纲吉反而有点感谢那小孩,这一撞让他从差点崩溃的情绪里醒了过来。

纲吉刚准备自己站起来就被人一把拉了起来,这让他踉跄了几步,但被人一把抓住肩膀稳定下来。

“你没事吧。”问他的人由于语气太过平淡,将疑问句变成了陈述句。

尚且稚嫩的熟悉声音让纲吉下意识抬起头来,向发声的地方看去,当然看不见。但纲吉还是略带不确定的叫了一下名字,“恭...恭弥?”

“你认识我?”云雀有点奇怪。还是小孩子的云雀显然没有长大后的云雀那份中二和傲视一切的气势。云雀原本是在远离祭奠的树上睡觉的,顺便巡查一下周围的铺子,收收保护费什么的,忽然有一股强烈的预感促使他来这附近看看,就看到了纲吉。

“不不是,我听过我妈妈提到过你。”纲吉才发现自己露了马脚。

“是吗,”云雀不是很在意,“你眼睛怎么回事?”纲吉虽然抬起头来方向对了,目光却离面对云雀的脸还差了几个角度,说话过程中眼睛也一直不动,即使那双眼睛看起来很漂亮,好像没有任何问题。

“…看不见”纲吉愣了一下,显然不知道自己的目光偏离了目标。

“是吗,那你跟我走吧。”云雀以为纲吉一个人在这是被父母扔下了,毕竟一个几岁大眼盲的小孩子是不可能一个人出来的,既然自己也不讨厌他,胳膊摔伤了也不哭不闹,那自己带着也挺有趣。云雀明显忘了自己也没比纲吉大多少。

“可是妈妈会担心的。”纲吉一下就明白了云雀话中的意思,虽然不明白云雀脑补了什么,但相处了这么多年,意思总不会错。

“妈妈?你家在哪,”云雀想了想决定带纲吉去找妈妈,如果真的不要这小孩,他就把那家人狠狠咬杀一顿,再把纲吉带走。

“妈妈就在这儿,恭…云雀前辈你可以陪纲吉等一会吗?”纲吉有点担心云雀不耐烦直接走了,赶紧补了一句。

“恭弥。”云雀说了一句,结果看到纲吉满脸迷茫,又补了一句“叫恭弥。”云雀觉得自己快把几年的耐心都用在这小孩身上了。

纲吉才反应过来,连忙点头“恭弥。”

云雀看着纲吉认真叫自己名字的样子心情好了不少,连带着在人群中带着的不爽也消散了不少,一转眼又看到了纲吉胳膊上的伤,一句话也不说,直接牵着纲吉向旁边离的最近的小摊走去。

{我是不是堕落了}纲吉一脸黑线的吐槽自己刚才自然而然装嫩地行为。

{好想看看恭弥现在的样子}

{好可惜自己看不到}

纲吉已经习惯让别人牵着走了,而且对伙伴下意识的信任让他很放心的让云雀带着他走。

云雀走到那个小摊跟前,直接把拐子插到了那小贩面前的地上,一下把周围的人吓跑了,拉着纲吉的胳膊给他看。

纲吉虽然看不见,也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

{恭弥你这么小就这么中二你妈妈知道吗!?}



【Gloria】all27(重生梗)

章一

纲吉是被屁股上的一阵疼痛惊醒的。他还没来得及睁眼看看周围,就被突如其来的一阵疼痛刺激到泪腺,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之后就是杂乱的脚步声。很快,有人把他抱着拍着他安慰他,纲吉就在那有节奏的拍击和轻声细语中渐渐睡着了。


泽田家光和奈奈愧疚的看向怀里的纲吉,他们刚被告知这个孩子的眼睛是看不见的,并且无法医治,知道这个消息时奈奈就愣住了

家光摸了摸奈奈怀中小纲吉的脸蛋,指手画脚的对着奈奈道:“没关系,我会保护好咱们儿子的,就算眼睛看不见,他也一定会好好的。”

奈奈看着家光滑稽的动作和表情,也笑了起来,“对呢,我一定会保护好小纲吉的。”说着,忍不住凑过去在纲吉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

夏日祭典的开始总是很突然,一般这热闹的时间显然与泽田家没有关系,毕竟这家有一个眼盲的孩子,但今天纲吉的爸爸从遥远的南极回来了,纲吉的妈妈就在爸爸“绝对不会把纲吉看丢”的保证下软化了态度抱着纲吉出了门。

{会讨论把孩子看丢本身就很有问题吧}

{为什么会穿着背心在南极拍照啊,难道不会冻死吗}

{为什么妈妈不怀疑啊?}

{我的妈妈真是软萌软萌}

纲吉在家光怀里边听父亲瞎扯的谈论边在心里吐槽,想着想着便拐到了自己的恋母情结上都不自知。

在再一次听两人腻歪的起了满身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后,纲吉终于忍不住开口“爸爸,你把纲吉放下来让纲吉自己走吧”纲吉可耻的撒娇了。

“可是纲吉自己走会受伤的。”家光有点担心,就算自己儿子的眼睛再灵动,也抵不过他看不见的事实。奈奈却在一旁没有说话。

“只要爸爸你拉着我,就没关系了,纲吉可是大孩子了。”纲吉坚持的说。

“那好吧,”没想到奈奈居然同意了“那纲吉自己要小心点啊。”奈奈还是有点担心。

奈奈和常年不在家的家光不一样,她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孩子和别人家的小孩不太一样,她也明白不一样的地方不是由于纲吉眼睛看不见,而是别的说不清的什么,她知道纲吉五岁了,也该自己试着在外面走,总不能因为眼睛而一辈子呆在家里。

“嗯!”纲吉用力点了点头“纲吉会小心的!”

——————

纲吉觉得自己想要把刚才用力点头的自己一巴掌拍死。

{真的把自己的儿子带丢了}

{厉害了,我的爸妈}

{*&&¥*¥&%#@%%……}

在心里忍不住把那笨蛋爸爸骂了一顿后,纲吉才想起来最主要的问题

*我该怎么回去呀!!*


【Gloria】all27(重生梗)短契

葬礼无声地进行着…..

黑色与白色的交替成为这场葬礼的全部颜色,所有人的脸上都是无法掩饰的悲伤,以及对于心爱之人死亡的绝望。

第十代彭格列首领的葬礼在Reborn的命令下只有彭格列的核心成员、瓦利亚以及在首领国中时交好的几位同盟家族的核心成员。第十代首领带领家族度过重重危机,终于死在了他的善良下——泽田纲吉在一个被歼灭的家族的废墟上捡到并领养了一个八岁左右的孩子,那个孩子对彭格列暗杀部队的仇恨被利用,致使了他的死亡….


白色的教堂里,reborn对迟迟不肯离去的几人道:“走吧,别忘了首领的期望。”说着,率先走出了教堂——

灵魂体的泽田纲吉在上空带着点悲伤和高兴的表情看着下方发生的一切。良久,他又准备去那个致使他死亡的孩子那看看,他真的不恨那个孩子,只是有点难过,也希望守护者们不要伤害那个孩子。就在这时,他被一阵仿佛从天而降的空灵的带着点悲伤的歌声吸引住了,之后他就失去了意识。


【梦】

一切结束后,小花请客,说要在我归隐山林前来次聚餐,也算是好聚好散了,他负责出钱,我负责请人,我只请了我们几个都挺熟的人。

跟一群人约好后,小花把位置定在杭州,说北京空气不好,还远,杭州养人。闷油瓶出来后一直跟我在一起,这次我去了,他自然也跟着去。

我们是最后到的,到的时候菜才刚上来,小花见我慢腾腾走过来笑我一副大爷样,我就说爷这是自带气场,黎簇和苏万自觉给我和闷油瓶让位。

黑瞎子起哄:“迟到了,罚三杯。”他一开头,胖子也起哄,几个人跟着叫,潘子没说啥,只是用他那只剩一条的胳膊给我和闷油瓶倒酒,表明了他的态度。张家古楼那次让潘子断了一条胳膊,好歹活下来了,只是行动不便,我看着都有些难受,让他别动,我自己来就好。

我原本请了三叔和阿宁来,三叔嫌太远,就没来。自从裘德考死后,阿宁就经常来找我,这十年间她也帮了我不少,与我们这群人算是混得很熟了,小花老是调笑我艳福不浅,只是闷油瓶不知为什么挺讨厌她,虽然他没说。

我还没见过闷油瓶喝酒,就看他面不改色的三杯酒都一口气下肚,看得我胃疼。到我喝的时候他拦下了,说让我先吃几口。我这几年经常一天只吃一顿,有时一天都不吃,把胃养坏了,闷油瓶出来知道后,就开始给我调养,我不让他下墓,他就联系了张海客他们,找来了一堆我没见过,也叫不出名字的药材给我慢慢调养,有次我二叔来了看见我喝的,叫人拿了点药渣去查,我不高兴他这么防闷油瓶,但为了让他放心,就让人去查了,才知道那药贵的可以在新月饭店点天灯了,我每次喝都觉得肉疼。

在这的人都知道我的问题,了然的点点头,同意了。就秀秀挤眉弄眼的看着我,我没理她。吃了几口菜,我也学着闷油瓶,一口气把那三杯酒喝了。

喝下肚我就后悔了,那酒是高浓度的烈酒,一口气喝下去辣得我差点流泪,没一会酒气上涌,胃又开始难受,强忍着吃了几口菜,倒是好一点,闷油瓶看出来了,让人给我泡普洱茶,我喝了的确舒服多了,他就解释:“养胃,解酒。”

这一顿饭吃到天黑,一群人喝的烂醉,就连闷油瓶都喝得有些微熏,他中途被几个人灌着喝了不少。在场除了苏万和黎簇,就我和秀秀没喝多少,黑瞎子开始唱歌,小花就跟他争着比谁的声音大,在唱完一曲词后,小花彻底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黑瞎子大笑着嚷嚷:”花爷你不行啊。“之后也彻底躺在椅子上,没了反应。胖子早就躺在几个椅子上扯起了呼,潘子倒好一些,还能保持理智和我说话,只不过大舌头了,我看着他们,头越来越沉...

.

.

.

吴邪突然醒过来,整个身子颤了一下,猛地坐起来,接着就被全身上下剧烈的疼痛淹没了,旁边的小喇嘛被他吓了一跳,看他坐了起来,赶紧扶着他躺下。

看到了旁边的喇嘛,和周围古色古香的装饰建筑,吴邪才想起来,他被人抹了脖子,又掉下悬崖后,被一个老和尚给救了。‘什么破梦’吴邪有些不爽的想着,随即有些不愿的理清自己的思绪‘潘子死了,阿宁死了,三叔也不知去向...’想到一半,吴邪闭上眼睛,昏睡了过去。